0728 - 6502 227
新闻动态 首页 > 新闻动态 > 专病专栏

从医这些年,觉得自己最牛的那一刻

    医务工作者是一群与上帝订约的人,他们代上帝给予每个生命无条件的悲悯和守护。

    白大褂、听诊器、手术台……对大多人而言,医生的世界是冰冷与理性的。而事实上,他们却是穿着圣洁的衣服救死扶伤,做着最有温度的事。


在竭尽全力把一个病人从上帝那抢回来的时候,在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帮病人解除病痛让他能重新站起来的时候,在废寝忘食地通过思考分析诊断出一个疑难复杂病例的时候。他们获得的快乐会超过所有的付出,那是一种只有他们才懂的“爽”。

完整地将卵巢肿瘤剥除出来,

没有破损! 那叫一个“爽”!

——妇科医生  

经过自己的妙手修整, 在取下托槽的瞬间,

最想说的是: “来,咧着大嘴乐一个。”

——口腔科医生            

每次检查的时候,当告诉她: 宫口没开!

最不愿意看到家属和产妇 那生无可恋的眼神;

当检查到宫口开两指的时候,

美得恨不得马上把产妇抱起来,

跑着送产房里去!

——产科医生                      

宝宝安全娩出后, 当包裹完整的胎盘,

没粘连没残留欢快地出来 跟我见面的时候,

嘴都能咧到后脑勺去。

——助产士。            

很久之前躺在病床上的“她”,

突然有一天健康地站在面前,

对我说“还记得我吗?”

那一刻, 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天使!

——心血管内科医生

抢救的时候, 气管插管一下成功,

气道立马通畅!

感觉被所有在场的人膜拜。

——麻醉科医生                

不管您是几百斤还是几十斤,

都得享受被套管针扎的酸爽,

血管再难找, 进针见回血时的瞬间,

那兴奋的感觉有点像“吸血鬼”。

——手术室护士                

每个孩子都是天使,

但是上帝有时候会忘了,

把一些孩子创造完整。

每次给唇腭裂的孩子做完手术,

看见那天真笑脸的一瞬间,

都想把他们抱在怀里亲一亲。

——五官科医生  

本应该排列有序的椎骨, 淘气地站错了位置。

用一双天使般的手, 把淘气的骨头归位后,

看见他们挺直腰板的瞬间,

“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脊柱外科医生  

手术像打开潘多拉的盒子,

在与各种肿瘤君“火拼”了

N多回合后, 听见主刀说“冲洗,点数”,

这声音犹如天籁般!

——普通外科医生            

人体的大血管就像交通要道,

一旦血管畸形或者 堵成像晚高峰的二环路,

就得迅速采取措施, 把血管做成形,

让血管通畅, 在摸到脉搏搏动的瞬间,好爽!

——血管外科医生            

解除了尿潴留,

看到黄色清亮的尿液流出,

患者痛苦面容消失,好畅快!

——泌尿外科医生              

生命的中枢一旦出了问题, 就得争分夺秒!

外伤、出血、脑疝的抢救, 就一个字——快!

当把病人从死神那抢回来的瞬间,

就是累得快趴下了, 也觉得爽!

——神经外科医生

用尽洪荒之力快要放弃的时候,

突然找到了想要的,

如同挖到了金子一般!

——消化内科医生  

抢救猝死的病人,

 就是在和时间赛跑,

01、02、03......

眼看着心跳恢复,

感觉自己赢得了一场比赛,

第一个冲刺的感觉好“爽”!

——急诊科医生

血尿便标本的结果, 可以明确诊断某个疾病,

或者推翻某个疾病的时候, 这些血尿便,

瞬间变得如此“可爱”!

——检验科医生              

不管是哪儿出了问题, 让超声探头看一看,

可以给临床医生提供指导,

当临床诊断跟超声诊断一致时,

感觉: 给我个探头, 我就能探出全世界!

——超声科医生


    对于医护工作者来说,没有什么比得上病人在自己的守护下,拥抱生命时那一刻的成就感......

 

来源:华医网     责任编辑:龚天誉




快速导航

返回顶部